因為有了8年的相伴成長,才有現在的春嬌與誌明

Home  | 

電影《誌明和春嬌》系列終於迎來了第三部。 從相識、曖昧到相戀,八年裏,兩位都市男女打打鬧鬧、分分合合。 而戲外,余文樂和楊千嬅也經歷了各自的歷練和成長。 早在《春嬌救誌明》上映之際, 我們和兩位資深藝人,聊了聊嚴肅的表演、 迷樣的愛情和懵懂的青春。


楊千嬅 

白色Oversized西裝、白Tee 均為 Masha Ma 

鉚釘牛仔西裝 Gucci


余文樂 

藏藍色西裝外套 Marni 

白色襯衫 Comme des Garcons Shirt from I.T



余文樂 :  “ 從弱智長成正常人。”


時間對於男女演員有著不同的流動方式。導演、影評人趁中年的洪流來襲前,毫不吝惜地將大把的角色和獎項為年輕女演員奉上,而男演員們似乎活在另一種時間法則中。今年的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名單裏已經出現了90後的名字, 而影帝的5位候選人年紀加起來將近250歲。余文樂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這是他從影生涯中第一次入圍重量級電影獎項。 今年,余文樂35歲。“沒有特別的感覺,因為是第一次嘛。(獎)沒有來過,所以不知道終於來了是什麽感覺。” 他笑說。


余文樂本人和《誌明與春嬌》裏的張誌明並無二致。幹凈、斯文,穿衣簡單卻很有品位。生人面前話不多,熟絡之後會用帶兒化音的港普話開賤賤的玩笑,還會在旁人的手機殼上亂寫亂畫。“男生都比較晚熟,我覺得自己除了工作的時候都挺幼稚的。無所謂好壞,只是人的性格如此。” 余文樂說。 


回顧自己的青春,他用了兩個詞 :匆忙、不公平。“我都沒有玩過。你們在念大學、逃課、去唱K,這些片段全都一刀給我剪了。” 20歲那年,余文樂站在了人生的第一個岔路口 :是念大學,還是開始工作?“念書還要四年,我覺得人生經驗比上課重要得多。” 但他並沒有想過進演藝圈。如果可以的話,他倒是想做一名籃球運動員。至今,他依然保留著高中時的6號球衣。6的粵語發音正好和 “樂”相似。


偶然被星探發現,他半信半疑地開始了模特工作。沒有經歷過大多數新人的苦熬,出道第二年,他就遇到了命運的一份大禮,在《無間道》中出演年輕時的梁朝偉,當時被業界認為是前途無量的新人。此後,他不斷嘗試不同的角色類型,比如《軍雞》裏的格鬥手、《 男兒本色》裏狂妄的刑警、《 第一誡》裏與鬼怪糾纏搏鬥的警察……卻始終沒有足夠亮眼的作品。麥兆輝對他說 :“ 你快長大吧,到你29歲那年我有個很好的角色給你。” 他開始明白,男演員的秒針走速似乎比一般人要慢得多。


三層領拼接衛衣 Maison Margiela


2010年,他遇到了《誌明與春嬌》。那年,他快29歲。命運似乎又和他開起了玩笑。挑戰了這麽多復雜、高強度的角色,再次成就他的竟然是一個看似毫無難度的悶騷港男形象。“雖然拍起來輕松許多,但要表演得流暢、真實,真的很難。” 余文樂說。第一次和彭浩翔合作,他覺得這個愛戴墨鏡的導演很龜毛,要求很高。“在認定你之前,他會一直註意你、觀察你, 你稍微讓他有一點不舒服,就會擔心,過來糾正。” 直到第二部《春嬌與誌明》, 他才感覺自己被這位處女座的導演認可。為什麽麽說?“你有見過他拍過續集嗎?這是第一次。” 


問他是否覺得張誌明的角色很成功,他用標準的北京口音答了三個字 :“ 不知道。” 在他看來,觀眾的喜歡是最重要的,因為“喜歡是很純粹的”,而他只是努力每次都把手上的工作做好。“其實每個人每一天都在成長。這些年,我接的戲越來越少, 一年頂多兩部電影。以前在學習的時候,懂的不多。現在,我會為我覺得值得的案子準備很多。每個導演來找我時都會有他們的要求,說明導演對你有期待和希望,才會給你做他們覺得很難的事。”


當《一念無明》的導演找到余文樂時,條件異常艱苦 :零片酬、僅有14天拍攝、壓抑的題材,他看完劇本立刻接下了這部戲。 在劇中,他扮演躁郁癥青年阿東,因誤殺母親而入獄。這個角色被視為余文樂從業以來的 “最難角色”。“他吃巧克力那場戲非常難,其實當時他的角色情緒是爆炸的,但又想要去控制,所以他在表演中不能一味地 ‘放’,還要有 ‘收’。” 對手演員回憶。 “我第一次想逃避,真是好沉重。在現場我完全不同其他人交流。” 余文樂說。


“女演員像花一樣,開得早開得美,而男演員可能要到30歲才開始真的形成自己的模樣。沒辦法,我們都是動物,生理上決定了男生成熟時間就是比女生晚。我才過了5年,剛剛從弱智長成了正常人。” 余文樂說。有人說,男生只有成家才會真正成熟。他不同意 :“ 很多人結婚後還是很不成熟啊。” 說完,壞壞地笑。不過,他倒是從不掩飾自己組建家庭的願望。之前他說可能是老天故意要和他作對,現在他覺得,聽從命運的安排就好。“誰說結婚的人一定開心的?有人很早結婚,又很早離婚,你羨慕TA結婚的時候,你有羨慕TA離婚嗎?每個人想著自己的不好,看著別人的好,不知足。這是人的天性。”


誌明與春嬌裏有兩句很經典的臺詞,一句說“有些事,不用急著一夜做完”,到了第二部又說“有些事,一夜不做完就再也沒機會了”。那到底應該怎麽做?“哪有什麽標準答案,很多事就是因為沒有答案,才會讓人這麽糾結、矛盾、著迷。這就是命。”他說。


余文樂 

藍色風衣、襯衫 均為 Burberry 

藍色格紋襯衫 Marni


楊千嬅 

藍色風衣 Marni 

藍色格紋中國風上衣 Prada



楊千嬅 :  “ 長大是看清自己的過程。”


1993年,一支陽光檸檬茶的電視廣告風靡香港。少女對少男暗生情愫,暗暗跟蹤,想開口又望而卻步。她沮喪地靠在量販機旁,不料喜歡的他喝著檸檬茶出現在了面前。當年的楊千嬅19歲。因為這支廣告,她愛上了喝檸檬茶。“現在想起來覺得好好笑,兩個人跑來跑去的,好幼稚。但每個人曾經都是這樣。” 楊千嬅笑著說。


楊千嬅的青春期過得很平淡。父親是老師,從小對她非常嚴格。別的同學做一份功課,她卻要完成雙倍的量。因為一直讀女校,連談一次校園戀愛的機會也不曾有過。這支30秒的廣告滿足了少女時期的她對愛情的幻想,確切地說,是對偶像陳百強的幻想。“他又帥、又優雅、又有品位。再難看的衣服,都會被他穿出帥氣。有才華、那麽憂郁,每一句歌詞都能到達少女的心裏。還很重感情。” 說起偶像的魅力,楊千嬅如數家珍。她像小粉絲一樣,嘗試模仿陳百強的品味和喜好,盡力拉近距離 :“ 我喜歡紫色、喜歡喝香檳、喜歡唱歌,都是因為他。”


21歲那年,楊千嬅參加歌唱比賽出道。憑借《少女的祈禱》等金曲和《新紮師妹》等影片,迅速走紅。她如願以償地成了歌手、演員,也談了幾段戀愛,但都沒有開花結果。“我那時候不明白,我對每個人都很好,為什麽結果都不好?” 楊千嬅說。 


針織珠片連身裙 Louis Vuitton


現實原來並沒有檸檬茶那般清甜可口。“每個人的成長道路上都不會有明顯的改變,只是隨著閱歷、年紀,很自然地了解、 看透了一些東西。” 楊千嬅形容,長大就是開竅的過程 :同一個問題,最好的朋友怎麽說你都聽不進去,某天只是陌生人的閑談或是書裏的一句話,就可能一語驚醒夢中人。


塑造略帶喜感的都市女性形象,是楊千嬅的拿手好戲。但愛情喜劇是最難拿獎的題材,因為難出彩,也因為難演。 2013年, 楊千嬅憑借《春嬌與誌明》奪得當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這是繼《新紮師妹》、《 千杯不醉》後,對她演技的另一次重要肯定。“很多人愛說我 ‘本色演出’,哪有完全一樣的人,我哪有這麽精神分裂?” 楊千嬅說。


《春嬌救誌明》中,楊千嬅與余文樂再度合作。就此,春嬌和誌明走過了七個年頭。說起余春嬌,她就如同提起老友一樣自然:“ 這些年張誌明確實成長了許多,但他不知道春嬌的焦慮是什麽。童年時,爸爸拋棄了她和媽媽,給她留下了陰影。加上年紀的影響,不安全感越來越多。” 也許是因為熟悉,她第一次完全放松地投入到角色中去。“演員最難的就是百分之一百相信導演、相信劇本,這一部,我終於做到了。哇,原來感覺這麽妙。我拍得很開心,也非常有信心。這對我來說就夠了,之後的票房、評論,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在她看來,演員必須踏踏實實地生活才可以形成自己的質感,不能永遠沉浸在創作環境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楊千嬅都活在一個自我設定的形象裏,沒有機會去思考真正的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麽。“當你遇到一個對的人,他存在的意義不是要改變你,而是讓你更加了解自己。” 遇到先生丁子高後,她驚喜地找到了青春問題的答案 :“ 每一段感情裏,另一半就像一面鏡子, 原來你真正要做的是坦白面對自己、學會自省,才能細水長流。” 這樣的勇氣不是每個人都有,至少年輕時的她還沒有。


她開始想要拍動作片,因為從來沒試過,正在學習巴西柔術 ;她不忘練習唱歌,因為現場演唱的興奮無可取代;她不會讓年齡限制自己,想像梅麗爾 · 斯特裏普那樣在50歲、60歲依舊能拿出出色的作品……現在楊千唯一的恐懼,是自己的懶惰與止步不前。要對自己有交代,也要對家庭負責:“我不夠成熟就不會確定結婚。結婚不是戀愛的激情,是一種人生責任。”


她最近一次重要的開竅,是因為兒子Torres的出生。“他改變了我對生命的看法,原來每個人的生命並不只屬於自己。” 在娛樂圈22年,她現在才真正意識到Appreciation的真正意義:“ 不只是一句 ‘謝謝’或是回禮,而是要做好自己,不讓別人擔心, 這是每一種關系保持健康的關鍵。”


有樂評人形容,楊千嬅身上有一種少女式的奮勇,充滿了青春的明媚、勇氣和能量。余文樂說她是個對生活永遠保持積極樂觀的少女。她很喜歡《大城小事》裏那句“吻下來,豁出去”,它完美描繪出了青春和她自己的模樣:“可能有人覺得這樣很任性,但這樣的態度很真實。”她說這與年齡無關。這麽多年,她的個性一直沒變:確定要做的,一定要做到。即使挫敗,也會告訴自己要在最短時間征服它,然後,抬頭走出去,繼續坐在第一排。“這就是我認為的成就”。




攝影章超

編輯、撰文 | Jiaqi Wang

楊千嬅發型Vic Kwan關列峰

化妝Angus Lee

余文樂發型 | :Ben Yeung (Hair Corner)

化妝 | Jenny Tziong 

設計V

微信編輯|高美寶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