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給你一百萬,你願意買件衣服還是買輛車子?

Fashion  | 

這兩天想必所有人都被各種吐槽時尚奧斯卡——Met Gala的帖子刷過屏。



小科普:Met Gala的全稱叫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舞會,它最初創立的目的其實就是為大都會博物館籌錢。之所以那麽受關註,是因為每屆舞會都有個主題,受到邀請的明星超模會根據主題盛裝打扮。


每個時尚類的媒體當然都會報道,因為Met Gala是時尚圈每年最重要的事情。明星們都指望靠這一晚在衣品上一決勝負。這個衣品有兩層意思,第一,誰穿得美;第二,誰穿得既切主題還美。


△關於Met Gala的紀錄片《五月第一個星期一》


今年Met Gala的紅毯之所以更妖,因為主題是“川久保玲 Art of the in between(居於其間的藝術)” 。


△川久保玲,這是繼YSL以後,Met Gala第二次用這種方式紀念一個活著的設計師


玲姐設計的衣服,總結成一句話:“是你從來沒見過,做夢也想象不到的樣子。”這些衣服註定可以放在博物館裏展覽,但穿著出街……。策展人拿她和McQueen做類比,認為她設計的衣服看完會讓人終生難忘。(PS:這裏指的是她的正牌Comme des Garcons,不包括副牌PLAY CDG)


△大都會博物館即將展出的Comme des Garcons


△2017 Met Gala的川久保玲展覽圖冊


講真的,這是Met Gala最難穿的主題之一,畢竟這個主題就連標題都沒幾個人能看懂,美國版VOGUE自己都直言,明星都沒膽真的買CDG來穿。在這種情況下,Riri今年大膽地穿了一件Comme des Garcons 2016秋冬的大花裙子來應戰,雖然怪但至少切題還搶版面。



動圖在此👇



著名秀場戲精Anna Cleveland也挑了一身其實是美的CDG,雖然對大部分人來說,依然有點雷。



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堆看起來千奇百怪的高級定制禮服。Cara剛為拍戲剃了光頭,穿了香奈兒 2017秋冬的高定禮服,配上發光的鹵蛋頭,像科技怪人。



Gucci給達妹(Dakota Johnson)以川久保玲為主題定做了一件不報品牌名字絕對猜不出來是Gucci的禮服。



配上她抽煙的樣子更川久保玲。



Versace給Blake Lively定做的是鑲嵌羽毛尾巴的金色禮服。



為了貫徹Versace奢華到底的風格,手指上還用了24K純金。



就是這一堆絕不會出現在日常生活裏,甚至紅毯上也少見的高級定制禮服,才是每年Met Gala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讓它和普通的紅毯不一樣的地方。


用“大開眼界”這四個字來形容,一點不過。比如今年水果姐Katy Perry挑的這件,來自John Galliano設計的Maison Margiela高定。




這件衣服前不久剛被《I-D》拿來拍過大片,就像是鬼娃新娘一樣。



雖然這些高級定制的衣服都沒有公布具體定價,不過按慣例,一件高定的衣服最少也是幾十萬起。沒錯,她們穿在身上的至少是一輛車錢。對於大部分人來說,要這麽貴的衣服有什麽意義,毫無疑問該把它們換成車之類實用的東西啊。


但對很多時裝精和明星們來說,能看到一堆浮誇的高定禮服,簡直是難得一見的盛況。要是能穿上一次這樣價值上百萬的衣服更是人生的終極夢想。



為什麽?這要看看高定的衣服有多牛掰:



1、即便是明星也很難借到一件高定的衣服


高級定制(Haute Couture)就意味著使用最好的材料,由世界上最棒的手工技藝進行縫制。進入法國高級定制時裝協會的資格是非常嚴苛與細致的直到今天,全世界擁有高級定制品牌資格的不過三十位設計師而已。


△Valentino 2017春夏高級定制


像Met Gala這樣見到各種明星穿高定禮服,還高定得很有創意的場合,真的不多。還記得幾年前的唐嫣誤穿了山寨Elie Saab高定的事件嗎。


△左邊這件是按秀場做的高仿


之所以會有這種事出現,其實是因為品牌對給明星穿高定的態度相當謹慎。


世界上最知名的高定買家愛爾蘭吉尼斯家族的小姐,希臘船王的前兒媳Daphne Guinness曾經這麽說過,她絕不買被明星借穿過的款式,大家都希望自己花大價錢買下來的衣服是真正的“獨一無二“。


△Daphne Guinness in Alexander McQueen 2011 collection


前段時間Dior拍過一部叫《Inside Dior》的紀錄片,高級定制業務的總監Catherine Riviere這麽介紹他們的高定秀:這場秀只為了那些從全世界各地飛來選衣,訂購的頂級VIP客戶舉辦 。到場的可能是各種名流大腕,頂級富豪,甚至是皇室成員。



他們把高定當做生活常服穿著,並願意為之付六位數美金的價格。更有甚者,為了保持神秘並不會親臨秀場,只通過私人預約進行購買,比如某些來自中東的客戶。Karl老佛爺也曾經說過,他們有幾次把香奈兒高定衣服的Sample借給明星走了紅毯以後,VIP客戶就直接把衣服退訂了。



所以,品牌們就算借穿高定也是深思熟慮過的。劉亦菲今年拍《時尚芭莎》封面借到了Dior高定線的禮服,最後出來的效果是美的。


△Dior 2017春夏高定


奧斯卡紅毯上各種提名的明星也有高定穿。


△Emma Stone 穿Givenchy 2017春夏高定


除此以外,每年Met Gala是借穿的另一個好時機。因為裏面座位有限,光是給大咖排個座位都要燒掉無數腦細胞。能進去的都是被時尚圈蓋過章的人。也就是說,只有尊貴的客人,加上各種品牌自己贊助的明星才能入場。


△換句話說,帶錯人,就是打自己的臉


今年Versace本人就帶Kylie Jenner走了紅毯。講真,這個選擇非常符合她的審美。




2、穿高定的衣服,幾乎不會撞衫


穿著再大牌的成衣去參加活動,都會有和別人撞衫的幾率。因為成衣是面向大眾出售的,即便很多明星是找品牌借的衣服,也沒法預測其他人會不會自己買到了同款。


△有一年霍思燕和景甜在同一個活動裏穿LV成衣撞過衫,特別尷尬


但是高定是first come, first served的機制,很難撞衫。


如果你看中了一件衣服,你可以根據自己的要求定制款式和顏色。如果有客人已經先一步定制了,高級定制部門的人會提前告訴你。當然,你還有權要求多付費用買斷這件設計。。。



Anna嬸自己在今年Met Gala上穿了根據香奈兒2017春夏高定秀場款制作的禮服(PS:她自己一般不管主題,怎麽美怎麽穿)


△右:Chanel 2017春夏高定


高級定制存在的意義就是要為這些客戶提供獨一無二的創意與設計。VIP客戶們會有自己專屬的量體人臺模型,這些人臺都會根據客戶胖瘦的浮動進行調整。


△Catherine Riviere身後的這些就是Dior工作室中的VIP客戶模型


裁縫們會完完全全按照傳統量體裁衣的方式為你手工縫制,如果要買一件高定的衣服,要來回跑法國總部好幾次試穿調試,直到完全合身滿意。可以這麽說,高定能做到世界上僅此一件而已。



3、這些瘋狂的衣服,一件可能就要做半年時間


同樣是獨一無二,高定的衣服和去裁縫店做的那些可不一樣。一件高級定制衣服的價值連城並不僅限於制作它的成本,而是包括了那些精妙絕倫的傳統手工藝。


開篇水果姐穿的那一件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定,其實不是這一季最神奇的衣服,他們這一季有一件更詭譎的白色風衣,衣服上有一個薄紗做的3D人像,是完全用蒸汽熨鬥將薄紗塑性以後罩在時裝上的。



秀場看上去更驚人。


△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級定制


這不是最費工時的,還有另一件看上去略普通的衣服,花了工匠們兩百多個八小時工作日,也就是做了快半年時間。


△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級定制


高級定制的裁縫也大多不是獨立的,他們需要跟各個手工坊合作,比如做帽子是一個手工坊,做鞋子是另一個,連刺繡,羽毛都有不同的擔當,最後再做成一整件衣服。而在這方面做的比較牛的是Chanel,他們直接收了12個最厲害的高級手工作坊。


拿他們2017春夏的秀場細節舉例:下面這件乍看之下似乎只是亮片刺繡的翡翠綠禮裙,其實是工匠們模仿鏡子玻璃碎落滿地的樣子將亮片和水晶不規則布局以大面積折射光影。


△Chanel 2017春夏高級定制


秀場模特走動起來如同裙子上落了漫天星辰般,耗費600個工時,六萬多個配件。



下面這件高領禮裙,那些覆蓋了整條裙身一閃一閃的並不是水晶一類的東西,而是一朵朵全手工打造的米白色人造琥珀小花,精致到每一片花瓣都清晰可見。



特別粉的這件裙子,細看每一處錯落起伏的地方都是將鱗片狀的薄紗嵌在一起,再綴上刺繡的櫻花粉色的亮片。



羽毛部分則由Chanel旗下Lemarie山茶花及羽飾工坊完成,耗費540個小時,超過兩萬個配件。





4、世界上也只有幾千個人在穿這些衣服


2015年有個粗略統計的數據,全世界買高定的顧客不超過2000個人。從明星到皇室貴族都有可能成為高級定制的客人,擁有一件高定的禮服,稀有程度堪比一張信用卡黑卡。


△卡塔爾王妃sheikhs mozah因為喜歡穿Valentino,直接把Valentino給買下來了


品牌是歡迎所有人來買高定的,但一般人就算有一百萬預算也真不敢直接殺去Salons Haute Couture裏買(高定的衣服在店鋪裏是訂不到的)。


因為每個高級定制品牌的價格都是不確切的,哪怕是來定制的客人不到最後一刻也不會知道賬單的價格。第一價格會泄露市場天機,品牌都會確保高級定制產品的價格為秘密;第二高級定制的價格其實是不好估算的,設計材料刺繡工時以及3-5次試穿期間消耗掉的材料都將計入價格之中。



所以這些衣服的價格可能很驚人,沒有封頂。Nicole Kidman在1997年穿去走奧斯卡紅毯的一條孔雀綠高級定制禮裙就是找John Galliano設計定制的,這件禮服當時就花了200萬美金。



能在紅毯生涯裏穿上一件這種高定禮服的明星,也可以算作人生巔峰之一了。



5、Met Gala上這樣瘋的高定衣服越來越少


Fresh君今天這篇文章的標題其實來自黃偉文曾經寫過的一篇專欄,叫《一百萬買件衫還是買層樓?》,聊的是他自己關於買一件高級定制衣服的夢想。



他把這個問題問過身邊的人,大部分正常人說會選擇買車。盡管依然有黃偉文自己這樣的“瘋子”更傾向於選衣服,但他在那篇專欄裏也算了一筆投資高定的賬:


如果買了一件高定的衣服,“只有當它是一輛車,日日用,連續用十年的話,等於每日平均花費兩百七十三塊九毫七,才能值回票價。”


100萬的衣服,大多是誇張的。於是還得頭疼該什麽時間穿出去才好


“就算不講錢,時間精神上都是項大投資,千辛萬苦想個值得的場合最難。”

“想值回票價的話,應該撿大遊行的時候穿。”


這個問題不是我們買不起的人才會頭疼,蛋撻頭阿姨Suzy Menkes就說過, “……not one who want to try out all these wide ideas on their bodies。“(沒人想當設計師稀奇古怪創意的試驗品)


Suzy Menkes,時尚圈著名評論員


一般客人都不希望自己出入高級場所或者出席董事會的時候穿著一套很抓馬的cosplay衣服設計師也不希望自己的衣服設計出來只有躺在博物館裏的命。於是要美得獨一無二,還要能穿得出門,還要貴得有道理


△Jean Paul Gautier


所以,他們在制作高定的時候其實有很多心理包袱,不會隨意發揮。但是,每年Met Gala上不是明明有很多瘋子一樣的高定設計嗎?


對啊,別忘了,Met Gala是有主題的,只要按照主題穿,穿再瘋再貴的衣服也不奇怪,這讓John Galliano設計的高定版鬼娃新娘裝終於派上了最大用場。



這麽一來,Met Gala就像是為這些天馬行空的衣服專門定制的一場大遊行,從明星、名媛到設計師,每個人都拼得很用力。


△應該是前藝術總監


肯尼迪的女兒今年就穿了CDG的大花被子來,無法想象除了Met Gala還有哪個場合能讓她穿上這種衣服放飛自我。


△左:Caroline Kennedy


雖然每年在Met Gala紅毯上看到的衣服都很怪,但就代表著一年時尚圈放飛自我的巔峰之作了。2015年,主題是中國風,Riri穿了一件郭培定制的禮服,被嘲像荷包蛋,但依然被評成史上最佳著裝。



2016年,主題是科技,有一件禮服是Marchesa和IBM合作的人工交互定制設計。只要在社交網絡上點贊,花朵就會被點亮,Met Gala以後,這件衣服只在IBM廣告牌裏出現過,放平時並沒什麽卵用。



2017年,想必你們肯定有被楊冪54萬個亮片的MK裙子刷過屏。雖然金主MK顯然沒有高定認證資格,平時也沒誰會真的去買一件MK海苔肉松高定,但不妨礙他們設計一件誇張的衣服來搶個版面。



同理的還有肯豆的金主La Perla,也是千辛萬苦給她定做了一件“漁網內衣”。



今天標題裏的答案,99.9%的人都無疑會選更實用的車,畢竟這種花100萬買件衣服的瘋狂人民幣玩家世界和過日子好像沒什麽關系。每年花上一輛車錢做件衣服穿來PK也顯得槽點很多。


但Fresh君倒覺得,同樣是貴和燒錢的世界,至少比動不動只能秀100個愛馬仕包要來得有趣和有想象力一點。


(本期助理編輯:衛扶蘇)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