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們來說,“家”並不僅僅是住所而已

Home  | 

本期Place欄目為大家挖掘的三處居所, 用酷女孩們自己的話形容就是家、 美術館和一切美妙心情躍然舌尖的地方。


紐約 | 何雨 /

與起居室一墻之隔的畫廊

隱藏在布魯克林褐石建築中的公寓畫廊,是何雨工作和生活的雙重空間。


二樓畫廊玄關處。 墻上的壁畫由何雨親手完成。


何雨的家位於Brooklyn的Bedford–Stuyvesant,住在這裏的人給這個地方起了個昵稱叫Bed-Stuy。這是一個傳統的黑人區,戲稱“布魯克林的小哈勒姆”。美國30年代經濟大蕭條後,許多黑人家庭後來陸續搬入這個區域,並且住在這裏直到今天。在過去的幾十年間Bed-Stuy一直扮演著布魯克林黑人文化中心的角色。千禧年後,整個區域步入了鄉紳化進程,一些時髦的商店、咖啡館相繼搬入這個既有歷史感又代表紐約雜糅氣質的地區。身為公寓畫廊主、古董帽手作人及藝術撰稿人的何雨,她的安身之所及否畫廊就坐落在Bed-Stuy這一棟擁有著百年歷史的維多利亞風格褐石建築中。


 臥室一角,屏風是何雨最愛的家中裝飾


Bed-Stuy的褐石建築基本建造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融合了典雅與懷舊外觀,在當時紐約的中產階級聚集地尤為流行。何雨的家是一棟二層小樓,從大門進入後,有一條直接通往二樓的樓梯,對外開放時來訪者由此進入她精心經營的“否畫廊”;樓梯側面一段甬道,從這裏通向生活空間,即臥室和工作區,穿過去可以到達寬敞的廚房和花園。這種房屋舊時供一個家族的人一起居住,二樓大多用於主人會客,也可以一家人圍坐壁爐邊一起分享故事,欣賞音樂,招待朋友, 為娛樂和聚會提供空間。內部基本保持了建築原來的風貌, 有壁爐、木質的百葉窗、吊頂的白色雕花、長短不齊的紅磚。


二樓畫廊處的作品展示區


何雨把這個空間描述為一個人,每個功能區域是她想呈現的不同面貌。臥室和工作室的區域是這個空間精神的棲息地, 或者說這個人獨處時的面貌。她用一面二十年代早期的中式屏風把臥室和工作室區分開來。工作室裏除了做帽子用的各種工具外,還有她到處收集來的和帽子相關的Vintage小物, 以及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擺滿書的架上用中英文做了簡單的整理分類。書架上書的種類從展覽畫冊到明詩三百首,不難發現何雨是個喜歡讀書的人。之前給藝術雜誌供稿,平時在博客寫隨筆,都是何雨記錄生活的方式。在制作古董帽的過程中,她更是發揮了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因為她所做的每頂帽子都是由委托人的經歷轉化而成,她也會為帽子取好名字並且寫下背後的故事,好像故事裏沒講完的情節都延展到了帽子上。廚房是家的另外一個中心, 這個區域是為了滿足這個空間世俗方面的需求,烹飪及日常起居。平時喜歡和食物打交到的她有著比臥室還大的廚房,廚房裏有很多和食物及生活相關的藝術品,墻上、竈臺上隨處可見,還有一個小書架是放著菜譜等生活化的書。


來自何雨廚師朋友的手作菜單, 其中有一道 “牛魔王擦香水” 是她的拿手菜。


相對臥室裏的大部頭理論,這些書讀起來輕松許多,無論誰都可以隨手拿出一本翻上幾頁。中間的桌子除了朋友聚餐以外,也是工作的好地方。午後溫暖的陽光透過花園直射進來,寬敞的桌子,泡上一壺茶,一邊看著烤箱裏烘焙的甜品,一邊在伏案寫作,敲敲打打一個下午。工作告一段落,蛋糕剛好出爐。出於對生活及美食的熱愛,何雨花很多時間在廚房,她說胃餵飽了,再餵養心靈。


二樓畫廊的會客區


除了建築外部的樓梯,內部的旋轉樓梯算是進入二層的公寓畫廊的秘密通道。二樓本身是Parlor Room,也就是這種老房子的客廳。把它作為畫廊是恰得其所,每到周六畫廊的開放日,這裏就熱鬧起來。講座、沙龍、表演和討論會都曾發生在這個空間內。南來北往的人在這裏碰面,一起喝茶聊天,還原了這個空間社交方面的需求。


沒工作的時候,何雨可以在廚房做她最愛的湖南菜。 


除此以外,每次展覽何雨都要提前花很多時間和藝術家交流,她希望這個展覽不僅只是一個作品展示,更想讓作品和空間發生關系。比如杜蒙的展覽《退火》, 有一組作品和她對北京的記憶有關。一組四塊的玻璃有北京城市變遷留下的點滴碎片記憶,有如四合院的影壁。有一件作品是在玻璃拓印了一條長卷,就從畫廊空間的天花板上懸掛下來,正好在古老的落地窗之間。用茶水染色的六只玻璃燕子在另一面墻,也是從天上懸掛而下,開窗時有風進來,燕子就會隨風轉動,仿佛隨風起舞,在墻上留下影子。作品本身帶有的鄉愁放在這個老空間裏呈現再好不過,充滿了各種解讀的可能。


所有壁爐上的小物件都來自旅遊時收集所得。 


這棟超過一百歲的房子裏,時代交替,一定發生過很多故事,何雨在機緣巧合下找到它,從某種意義而言,也是它選中了自己,因此一直希望能夠聆聽它的聲音。何雨時常覺得這幢老屋像是一位飽經風霜的長輩,看過很多人情冷暖,仍然飽含著熱情、智慧、好奇心,照顧著她、畫廊和自己的古董帽工作室。


二樓畫廊處的作品展示區



上海 | 王怡文 /

藏匿在客廳的餐廳 

在市區居住, 在遠離塵囂時創作美食。


作為一名時裝造型師,王怡文(Avivi)的工作是制作讓你駐足凝眸的時尚瞬間,她為眾多品牌拍攝的Lookbook不帶任何嘩眾取寵的元素,但絕對吸引人。在家喜歡穿著吊帶背心配緊身牛仔褲的Avivi形容自己的風格是“美式純粹” :“ 我最常掛在嘴邊的詞就是‘美得要直接’。”


靜默下午的獨處時間 


Avivi的這種理念自然也延伸到了她自己的家裏。盡管家並不大, 卻給人一種很寬敞的感覺。它將斯堪的納維亞式的感性——白色的墻壁、暖色的木質家具以及皮草裝飾品與一些跳脫的元素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從大理石餐桌到石膏頭像,以及還有各式各樣的工業燈飾,讓人目不暇接的同時感到頗為放松自在。


最近很紅的Sophia石膏雕像


Avivi和男朋友搬來之前,在酒店公寓住過一段時間。搬進來後, 他們聯手對房子做了部分修繕,並為廚房花了最多的心思 —— 安裝定制的鋁櫥櫃,還有一面用於搭配顏色的墻。有紋理的墻面是用一種叫做Pandomo的可水洗材料做的,看上去有點像灰泥, 但絕對是應對油垢的最佳材質。廚房臺面上隨意擺放著小擺件和日常用品(一些食譜和與朋友聚會的照片), 一張錫紙、一瓣大蒜, 還有家庭音箱系統。


制作美食的時刻。


從窗戶望出去是馬路對面教堂的雙峰。就如同Avivi自己所說的一般:“ 和所有愛情故事的結尾一樣,如何長久保持激情才是關鍵。長時間身處喧囂的工作中會讓我對它的閃光點變得視而不見,所以不時靠做菜進行放松,安靜過了,獨處過了,我還能從食物中重拾對喧囂的喜歡。”


但客廳的裝飾同樣也顯得別具一格。用兩副印度產混凝木拼湊成的書櫃,來自法國 Deyrolle 的古董蝴蝶標本,仿拿破侖時期的地球儀,以及藏匿在櫃縫中的玩具狐狸……這些或從旅行中收集的紀念品,或頗具文化氣質的小玩意兒,讓 Avivi 的居室呈現出一種含糊不清的年代感,而這些有趣的收集品隊伍還在不斷壯大。


玄關處。一些最常穿到的鞋和兩幅由朋友拍攝的攝像作品


Avivi喜歡收集燈具,數量一多,有些只能藏在臥室。 



兩款燈具是女主人大費周章從國外運輸回來的心頭寶貝。 


“按照我的構想,這房子更像最個性化也最私密化的旅館。” Avivi 說道。她從朋友設計的玩偶中選了“憨豆先生” 掛進浴室;為了更好地營造四季如春的感覺,又專門花費精力尋找到了一款散發著舊皮革和泥土味道的室內香氛。“作為造型師和美食愛好者我確實很貪心,” 她笑著說道,“我想要精心安排所有的一切。”


藏在浴室的 “另一位客人”。


家中最愛的工業燈具。 


Avivi 在采訪中和我們說 :“ 我在20歲的時候和我的朋友們說,我想一邊工作一邊再研究美食,再一路旅遊收集些好玩的東西回來。 當時他們對我的想法一笑而過,但現在的我確實做到了。”



巴黎 | Agathe Rousselle /

沒有方圓的文化沙龍

Agathe的家不拘一格,卻自成一體。 處處留下忠於自己的個性烙印與生活態度,犀利得讓你來不及躲藏。


Agathe的書桌,靈感發源地。 


到過巴黎的人,想必雙腳都會踩過特羅卡德羅(Trocadéro)區的土地。 它位於巴黎的第十六區,有塞納河與埃菲爾鐵塔遙伴在身旁,又有壯麗的夏樂宮展開優雅臂彎。經過19世紀中葉奧斯曼男爵大刀闊斧的巴黎城區改造,這一區域又增添了許多引人流連的奧斯曼式建築。受訪者Agathe的家就隱匿在此處的一小道上。


Agathe的祖父母都是不折不扣的當代藝術愛好者,因此從小在他們身邊的Agathe幼年時就經常被帶到巴黎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和藝廊中, 去感受那個創造與藝術的世界。但現在相比感受外面的世界,她反而更樂於構建於自己的 “文化沙龍”。


與愛犬共處一室。


眼前的這間40平方米的公寓就是Agathe文化沙龍的所在地。大門一開,率先迎接我們的是Agathe的 “冷若冰霜”,但話匣子一打開,女主人外冷內熱的性格顯露無疑,並直奔女權主題:“ 我相信所有的女性,都是女性主義者。我們已經到了2017年,但是女性和男性的地位依舊不平等。我曾經小範圍地組織過一場遊行,那是為了聲援俄羅斯女權運動,關於這場遊行的會議都發生在你現在坐著的地方。”Agathe平靜地說著。我們坐在她的客廳,客廳的擺設相當簡單, 唯獨書櫃上的佛像和男性半身雕像令人感到好奇,“我覺得世界之大, 但哲學語言或許是通用的,而女性的第一信仰應該是 ‘獨立’,所以我拿著象征 ‘覺者’ 的物件擺在這裏當是是一種庇護。”


會客區,也是與LGBT的朋友們開會的地方。


這位沙龍女主人真正意義上的職業是位模特,但在她的鞋櫃中只見得到平底和運動鞋,“我的工作其實是被選擇的,我聽從專業人士的建議,並助力將他們的幻想實現,不過私底下我必須聽我自己的。我,就是不愛穿高跟鞋。” Agathe聳聳肩,似乎對於鞋櫃的疑惑讓她感覺不可思議。


臥室與衣帽間,架子上的高跟鞋基本只是做展示用途。


但Agathe並非一直具有 “攻擊性”,這位平頭不喜歡微笑的巴黎女孩,她的其他興趣實在讓人跌破眼鏡。“我喜歡烹飪和刺繡”,Agathe依舊面無表情的說著。烹飪和刺繡這樣代表傳統女性美德的活動,怎麽會是Agathe的興趣呢?“我覺得這是立場的問題。以前的女性煮飯是為了男性和家庭,我刺繡是因為我熱愛刺繡,並不是因為別人要我這麽做的。” 對Agathe而言,那是另一種形式的繪畫。Agathe拿出一件舊的牛仔外套,上頭的 “Wild Rose” 正是她的作品。


牛仔夾克上的手繪圖案由Agathe自己縫制。


她又拿出一本由她獨立發行的雜誌《Peach》, 從發行到印刷,都是由她和她的合 夥人一起進行,更重要的是,這本雜誌只跟女性藝術家合作。從攝影師、模特兒到插畫家,清一色全是女性。“我一直知道自己要做自己的雜誌”,Agathe從書架上拿出厚厚的一沓文件夾,裏頭密密麻麻記錄她對於當下事件的看法以及感悟,每一頁幾乎很難找空白處,這是 Agathe 17歲以來就養成的習慣。從小她就特別愛發表觀點,組織研討會,在筆記本中有張圖片特別有意思,在一個圓桌前,有四個人的半身畫像,“也許你不相信,那是我夢想與之相識的這4個人,就是我沙龍的新成員!她們可是巴黎LGBT舉足輕重的資深前輩啊!”


由Agathe創辦的獨立刊物,從制作到發行全部由女性完成。


最後Agathe邀請我們前往她的臥室,一面的木頭衣櫃塞滿了她的衣服和鞋子,另一面則是她的工作臺。墻面上貼滿了她的靈感來源,有些是雜誌上撕下來的,有些是她與朋友的拍立得,有些標語,還有幹燥枯萎的玫瑰花。另一個矮櫃上,放著許多的水晶,“我相信水晶能帶給人能量。包括紫水晶與月光石,每當我覺得沮喪的時候,我就會拿著它們冥想。”


身兼模特兒、攝影師和雜誌出版人;同時堅持女性主義,相信水晶的力量。在這個家裏,她樂此不疲地輸出自己的價值觀,並試圖從這個 “小方形匣子” 中發出的聲音被更多的人聽到。 



文字|Leo Wang

圖片|YOHO!GIRL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