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妳說她的衣服醜,她會覺得妳在誇她!

Fashion  | 

前兩天刷Ins的時候,我發現Prada最近出了幾款新配飾。材質是......海螺貝殼和木頭?




海螺倒還好,有點像珍珠,配上金色還是挺奢華的。



但木頭這麽野的材料,配上金飾是真的很怪。



如果說其它品牌都還是在復古的話,那Prada這種根本就是要直接穿越回古代去了。這一季繆姨(Miuccia Prada)還出了以前北極土著因紐特人戴的帽子。




所有的時裝上都毛絨絨的,因為繆姨覺得毛絨絨是原始植物的象征。所以,除了帽子以外,腰帶“長毛”了。



涼鞋“長毛”了。



墨鏡“長毛”了。



包包的帶子都是“長毛”的,確實是回歸原始的感覺。



就連最普通的針織圍巾,都要配上印第安人的羽毛。據繆姨自己說,這些元素不僅原始還有點女人味的曖昧。



對時裝圈外的人來說,所謂的主題一向是看不懂的,從視覺上來說有點太藝術化,好像不敢穿出門是真的。


沒關系,Prada的衣服一向是一種流行的信號。這些2017年看起來毛絨絨沒人敢穿的衣服,大概過了幾年甚至到了明年你就會習以為常,並且覺得特別好看。


所以Prada的審美究竟有多超前??


我找了一批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的秀場圖和廣告圖你就知道了。1998年Prada的秀,七分闊腿褲配平底涼鞋,上半身穿的還是crop top。



1991年,Crop Top運動服配九分褲,看上去比較像Kylie Jenner今年的街拍。



這幾年很流行的高跟鞋配棉襪式小學生穿法,Prada從1993年開始就一直在用這個設計。VOGUE還曾經做過一期專題,盤點了一下Prada究竟年復一年用過多少次這個設計。


△從左到右:Prada 1993年春夏;Prada 2011年早秋;Prada 2015年春夏


△Prada 2006年春夏大片


下面這張是1994年VOGUE意大利版的Prada大片,放在今天也相當chic。



至於1996年春夏的Prada大片,說是2017年的估計也有人信。不過這身女裝在當年看來,是相當geek的👇



到了2000年,Prada廣告裏已經開始用chocker元素配薄紗禮服。



上面那些都過了很久才被大眾接受,可能是以前沒有網絡,輻射速度不夠快。


現在就不一樣了。2015年秋冬,Prada設計出了一種襪靴。


△Prada 2015年秋冬秀場


一年後,Balenciaga馬上出了爆款的襪鞋(確實是相似,說Balenciaga是借鑒的也不為過)。



2016年,Prada復興束腰風格,用束腰配大衣。2017年春夏,馬上成了ZARA店裏的主打款,這身我說是全抄也可以吧。


△左:ZARA 2017春夏新品;右:Prada 2016秋冬


這些超前審美的設計,每年推出來時都有不少人表示“醜拒”。


不過,Miuccia Prada就是有那種霸氣:“對我來說,醜的本質比那種習慣的美要來得有趣。為什麽?因為醜是人性。它觸及到了人們內心對某些東西不安的一面。”


△1998年,Prada的大片裏就赤裸裸地展示過模特的小肚腩,這在當時流行排骨精的時尚圈,就是一種醜的突破


顯然,Prada說的這個“醜”只是相對來說的,這本來就是一個主觀的詞。


她討厭的就是千篇一律的審美。


“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平庸,希望女人都像芭比娃娃那樣漂亮,充滿了無聊的陳詞濫調。但我想要打造的是聰明、困難、復雜、有趣還新鮮的設計。”


△《I-D》給Miuccia Prada制作的大片


所以一般來說,Prada的衣服總是有股勇氣,甚至是一股“殺氣”。你看,“穿Prada的女魔頭”和“背Prada的女殺手”,拿Prada做形容詞,都是和強勢有關系的。



去各種晚宴如果選Prada做禮服,是一種很不一樣的選擇。


2015年,時尚圈奧斯卡用“中國風”做dress code(穿衣主題)。Emily Blunt(就是《穿Prada的女魔頭》裏的另一個女助理)穿了一身Prada設計的禮服去走紅毯,這身衣服是中國旗袍和西方禮服的混血兒,成了那晚最好看的衣服之一。



石頭姐Emma Stone在奧斯卡今年的Pre party上穿了一件Prada的套裝,一套Blingbling的禮服,但用的是褲裝設計。優雅還很強勢。



不僅是女裝,Prada男裝每年也只找最有氣場和氣質的男人來拍攝。繆姨看男人的眼光很毒,哪個男明星能拍上Prada的大片,就是一種特別的肯定。


1995年,她找來當時已經快謝頂的約翰馬爾科維奇塗著睫毛膏拍了一組時裝大片。



1998年春夏就不知道從哪挖到了金城武。




很多人印象最深的是Prada 2012年秋冬那場男裝秀,找了一堆老男神來當模特。Gary oldman壓軸,氣場秒殺全部小鮮肉。


△從左到右:Adrien Brody;Gary Oldman;Willem Dafoe


PS:那一季的大片也曾長期霸占我電腦桌面達一年之久👇



2017春夏這一季選中了裘德洛,大片裏完全沒有修飾的發際線,用氣質都可以蓋過。




顯然,這樣的繆姨是不太顧商業化的。(商業化這件事都是她的老公在幫忙)這幾年每一季,她都花很多錢在請藝術家這件事上。開篇提到的2017秋冬這一季,衣服上用了Robert E. McGinnis的插畫。



就是以前給《蒂芙尼的早餐》和《007》畫電影海報的那位。



每一年,大家都要期待一下,又有哪個藝術家要登上Prada了。


△2016秋冬Prada男裝秀是和藝術家Christophe Chemin合作的


把每年Prada秀場的模特們聚在一起,衣服基本能組成各種水彩畫、油畫、鉛筆畫......





我去Prada佛羅倫薩的工廠裏參觀過一次。倉庫裏存儲著不同的印花面料,不同的素材,按照名字標註清楚。




每一季時裝會根據繆姨的創意把這些素材來重新組合,讓工匠們一點點縫出來。感覺他們就像是用一種高科技的方法在作畫。



買過Prada衣服的人會懂這種感覺。



因為時裝上有這些特別的印花和畫,上身的效果可以與眾不同,很Prada。



不過,也因為理念太藝術太先鋒,需要點勇氣才能穿出門。


△Prada 2017秋冬


其實繆姨自己在1978年剛開始接手家族生意的時候就是這麽描述自己人生理想的:希望做出一個讓女人能勇敢做自己的牌子。插一句,她自己就一直是這麽活的,年輕時候還曾經加入過意大利共產黨。


我前兩天剛好看見“穿Prada的女魔頭”原型Anna Wintour在2010年中國行的時候被問過這麽一個問題:“你怎麽判斷一個設計師是不是有才?”Anna嬸當時是這麽回答的:“設計師有很多,但又有多少設計師能做到改變女性穿衣方式或是對衣服的看法呢?”



所以我猜,對於被貼上“穿Prada的女魔頭”這個標簽,她自己應該還是挺滿意的。


最後加個TIPS:


喜歡Prada這種藝術路子的話,有空可以去Prada米蘭基金會逛一圈。很多時裝大牌都有自己的藝術基金會,基本都是為品牌形象服務的。


不過,Prada的這個基金會在裏面就顯得有點太藝術。在門口只有一個特別小的導覽圖上能看出來和Prada有點關系,走過路過很容易錯過。(想去的還要靠谷歌地圖)



Bar Luce咖啡館也在裏面,是Prada找《布達佩斯大飯店》的導演Wes Anderson設計的,很小一個,進門需要留意下才能看見。




這個地方是Prada家族第一家店開業的地方。裏面有一座樓是貼了純金箔的,當然你們去的時候還是不要摳啦。



藝術基金會裏面定期會有展覽,還有一些Prada自己的收藏。也是個拍照的好地方。



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個收藏是個“巖洞”,藝術家自己一毫米一毫米DIY出來的,說是展示時間的流逝(因為巖石本身就是時間的產物)。



為了做這個“巖洞”,據說一共花了十年時間,這十年裏藝術家所有的費用(想想看,完全沒有收入,還要花上一大筆錢)都是由繆姨完全贊助的,現在這個裝置擺在Prada藝術基金會的一個館裏,供人參觀,也沒有任何盈利。


上次寫Prada的時候有人和我強調繆姨她身份是富二代,當然可以任性。但像用這種方式任性燒錢的富二代,聽得我都覺得有點感動。

微博:@freshboy;微信:@sofreshtowear

感謝關註,這裏會不定期分享些時髦有趣的話題▲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