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的第一個願望,是賜我一個黃子韜這樣的男朋友!

Home  | 

我們2017年2月刊的封面人物黃子韜說:“我寫的、唱的,都是真實的經歷和感受。有多少人喜歡、有多少人會唱,我不在乎。喜歡就聽,不喜歡就算。 我只想寫出我心裏的東西。現在假的東西實在太多了。”這是屬於韜韜的新年獨白。



這次黃子韜的封面拍攝,我們和他的團隊前後敲了快有半年時間。 因為這一年,黃子韜實在太忙了。拍了《鐵道飛虎》、《 夏天十九歲的肖像》、《 遊戲規則》, 還有《大話西遊之愛你一萬年》、《 談判官》 兩部電視劇 ;發了新專輯《The Road》, 詞曲由他一人包攬,還開了一場演唱會;各類電視節目、宣傳活動,見縫插針、密密麻麻地排滿了他的行程表。


前段時間,黃子韜因為身體原因,暈倒在了機場。和他見面時, 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 他為拍攝特意搭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白色衛衣、藍色棒球外套、破洞牛仔褲,一雙大紅的Nike球鞋。“我想穿著這身拍一張。” 他說。 “好啊,但我們不會用。” 他一臉被氣到的表情,很可愛。


原本以為這會是一次耍寶走過場的聊天,就和大部分的藝人采訪一樣。戴上面具,說點無關痛癢的話。沒想到,這個23歲的男孩卻有著超出年齡的嚴肅和沉穩,而且,真誠得可怕。這種真誠曾給他帶來不少誤解。就像他提到的,“這個社會已經扭曲了,可是有什麽辦法?”


就此妥協、改變自己嗎?這是黃子韜絕不願做的事。“人生當中能夠留下的東西其實很少。錢財什麽的,是帶不走的。為了錢或者為了別的什麽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很空虛。沒有用。”

我們覺得有必要把這個真實的黃子韜原原本本地分享給大家 。


動態的韜韜在這裏!



黃子韜的話


我上一次給別人寫東西,大概是10年前了吧,像我這種懶得寫字、不喜歡學習的人。最近因為身體上的一些問題,讓大家擔心了。完全恢復還要點時間,但是工作是不會停的。


2016年對我來說,是積累的一年 。我拍了三部電影、兩部電視劇、發了一張新專輯,去了趟馬達加斯加,當了一回兵。



忙一點挺好的。我已經習慣了。就像人習慣了每天吃飯,突然不吃,會餓的。除了音樂、演戲,我沒什麽別的興趣愛好。停下來,會不知道該幹什麽,覺得特別孤單。但孤單是正常的。


我挺滿意這樣的狀態。我也不願意去交換或者改變這樣的生活。因為人都是這樣,握著自己的,看著別人的。應該滿足現狀。《The Road》前後準備了三個月。我寫的、唱的,都是真實的經歷和感受。有多少人喜歡、有多少人會唱,我不在乎。喜歡就聽,不喜歡就算。 我只想寫出我心裏的東西。現在假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白色皮草大衣 Fendi


最近幾乎每個人都在問我,拍打戲為什麽不用替身。可是,為什麽要用替身?本來就不應該用替身啊。接了這個戲,你不自己上,讓替身上, 有什麽意思?問這個問題的邏輯本身就很奇怪。做演員了不起嗎?演員就高人一等嗎?我覺得並不是這樣。


拍《大話西遊之愛你一萬年》的時候,最後有一場和牛魔王的戲。那天很累,剛下飛機就趕到濱溝——濱溝,你們聽說過嗎?先畫了4個小時的妝, 然後一直拍到淩晨6點。一直在打。很累。我告訴自己沒事沒事,睡一覺就好了。我覺得我的堅持很值,因為打得非常精彩,發揮出了我很好的武打水平。


那天有人在片場和我說 “你這個人和別人不一樣”。我說, 哪兒不一樣? 我只是做我自己而已。他們和我說,很多藝人來了以後,先拖著時間。 開拍一個月了,一直用替身,最後才來一下,補一下鏡頭。可能最後觀眾也看不出差別。可這有什麽辦法?這個社會已經被扭曲了。


那些所謂的社交媒體,都已經變成很商業化的東西了。現在除了工作室發的以外,我都不看——不過我喜歡看Instagram,因為覺得這是個公平的平臺,還可以和海外的粉絲互動。還有那些網絡神曲。我不理解,為什麽明明有那麽多好聽的歌不去聽,大家反而要去聽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現在很多人覺得聽國外的音樂很時尚,為什麽中國自己的音樂不可以?還有很多人,因為錢,和家人鬧掰,甚至更嚴重的事,我就不說了。這種事每天都在發生。人心可以變得非常邪惡,為了目的不擇手段。


藍色Oversize毛衣 Raf Simons 

白色高領內搭 ADERerror 


人類是需要前進發展的,但一些東西不能丟掉。很多人都丟了,包括藝人。我的想法和原則很簡單,也一直沒有變,就是做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前兩天在棚裏錄我的新單曲,特別開心。做音樂永遠是最開心的。 沒有音樂,就沒有我的存在。拍《鐵道飛虎》的時候,劇組的人都快被我逼瘋了,因為我一有空就唱我的Rap。成龍大哥說我我也不管,我就唱。 我不會因為這個人是誰、因為他/她很牛,就想著利用他/她、拍馬屁。


接觸過我的人都挺喜歡我的。有時候,我確實脾氣不太好。我說過很多次,我只想做自己。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我不會違背我的良心。他們要說(黑)我,就去說吧。和我一點都沒關系。有些人就是自己活得不好, 所以到處去說別人。


那天經紀人和我聊天,他說我變了很多,說我現在說話很成熟、很穩重。 今年是我出道第五年。這五年真的……過得快得……明白嗎?真的是,沒法去說。


每個人都會長大,都會成熟。我記得小時候和我爸媽說句 “我愛你” 特別難。現在我天天說。我當時在美國給我媽寫了首歌,叫M.O.M。那個時候我已經四年沒見到她了。那些年我都是一個人生活,太久沒人管,突然見到,特別不習慣,就會和我媽發生爭執。那天我在廁所寫東西,寫著寫著突然就寫到我媽,邊寫邊哭。遠離很久的親情,突然回來了,才 發現對我是那麽重要。那些從小養你的人,你必須學會好好去愛他們。 這是做人最基本的孝敬,必須要有的。


我還要感謝我爸。他一直都那麽支持我,支持我做所有的事情,只要不違反原則。他相信我做事情是有分寸的。


藍色條紋襯衫 Xander Zhou 

白色高領內搭 ADERerror 


還有我的粉絲。上次收到他們做的書,把這四年多來我的每一次機場、舞臺照片剪貼起來,我特別感動。我不需要什麽很好的禮物,用心的禮物永遠是最好的。我不是個喜歡表達情感的人,也很少和他們說“我愛你們”。 我不會用長篇大論或者一些很假的話去安慰他們。我只想用我的作品、真真實實的作品,去證明我的愛。因為,我說了,現在假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這種被千千萬萬人愛著的感覺,有時候是需要去享受的。因為這會讓我更加努力去完善自己,努力不讓他們失望。今年我的幾部電影都會陸續上映:《 遊戲規則》, 打戲特別多拍得很過癮;《 夏天十九歲的肖像》, 角色很復雜,特別考驗演技 ;《 大話西遊之愛你一萬年》特別搞笑,希望也可以成為未來幾十年的經典。


其實《大話西遊之愛你一萬年》的制片找到我的時候,我一開始還挺抗拒。你讓我演個猴子?我覺得不習慣,而且我的性格也不適合演至尊寶。但拍著拍著,才發現我和這個角色很像。尤其演到後面和紫霞仙子的感情戲,很入戲。那種感情……說不清。就是難受,特別難受。 特別是最後帶上金箍。


格紋襯衫 黑色運動褲 均為OFF-WHITE from I.T 

紅色T恤 Gucci 

黑色羽絨服 Raf Simons


我相信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地放在身邊,也終有一天會離開。工作是這樣,感情也是這樣,強求不了。所以,順其自然。前幾天拍完戲在車上,聽到電臺裏在放一首老歌——《 心墻》。“ 你的心有一道墻 /但我發現一扇窗 / 偶爾透出一絲暖暖的微光”,旋律很好聽。如果真有一個值得我愛、值得我相信的人,我會願意為她付出一切。但是如果沒有這樣的人,那就是沒有。


我希望大家能夠慢慢地更加了解我,了解我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通過我的電影,我的音樂。我不在乎外面說什麽,那些亂七八糟、假的東西。 努力去生活、工作,努力過好每一天,一點點朝自己的夢想逼近,即使最後實現不了。


“但我一定會堅持自己。”



編後記


采訪進行到20分鐘時,黃子韜接到《談判官》劇組的通知,臨時需要他趕去片場拍戲。後半段的采訪是在前往片場的車上繼續的, 但很明顯,他的神經末梢被更重要的事情擊打,坐立難安,也很難再全神貫註 :“ 都在等我呢?就等我一個?” 他一邊問著身邊的助理,一邊不斷催著司機,眼看就要到了,車子卻被前面的車堵在入口。“要不我下車吧,我跑過去。” 他急著說。很快,車子再次啟動, 停在一幢大樓前,他 “唰” 地拉開車門,“今天辛苦你了”,轉頭對我揮了揮手,然後,頭也不回地奔向大門,紅色球鞋消失在樓梯口。




攝影|徐曉偉

形象|Fil小白

化妝| AHN EUNYOUNG 

發型|LEE JAESOON 

服裝助理 | 詩捷

編輯、撰文|jiaqi Wang

微信編輯|Cassie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