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品牌能讓你變成時髦的巴黎女孩!

Fashion  | 

曾經有一句很流行的法語“Je ne sais quoi ”,用以描述那些渾身輕松灑脫,不會對自己有一絲刻薄的巴黎女孩,以及她們身上那種神秘且解釋不清的時髦。



而Chic(漂亮的,時髦的,瀟灑的)是一種由內散發的因子。這些因子可以充斥在你生活的環境中,跟隨你度過每一刻,同時感染與你接觸的每個人,以各種amazing的方式對你的生活作出犒賞。


接下來就給大家介紹幾個與“Je ne sais quoi ”氣質相關的品牌。


Kule


Kule的靈感來源於那些赫赫有名的icon們,比如Picasso, Audrey Hepburn 以及 Brigitte Bardot等等。設計師Nikki Kule也一直在努力設計出最滿意的條紋衫,無論是給男人還是女人。也許最滿意的僅存在於理想之中,她已經從Series N°1設計到了Series N°3,整整三個系列的不同條紋單品。


△Series N°1


從小的生長環境以及受設計師父母的影響,Nikki Kule走上服裝設計這條路似乎也是預料之中的。同時在紐約以及巴黎的Parsons服裝設計學院學習進修過,畢業後Kule又把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年花在意大利。因此她的設計風格同時兼具了美國的豪放大膽,以及歐洲美學的繁復多彩。



△Series N°2


她最大的堅持就是對條紋衫的熱愛,這種Parisian Style 最具標誌性的單品。她不斷地完善與豐富單品的輪廓,孜孜不倦地追求每一個細節。每一系列的lookbook都足以構成一本示範條紋衫穿搭的大全,而穿上Kule的男孩女孩們都有一股自然而不造作感。



△Series N°2


Cienne


“一種意料之外的美麗”,是Cienne建立的基礎。對於“Je ne sais quoi ”的女孩們來說,服裝背後的設計意義往往比它展現出來的樣子更重要。



Cienne的設計師團隊希望使服裝也能成為一種橋梁,去連接優秀的傳統與現代、本土與國際、甚至社會意識與環保意識。



於是我們看見Cienne的2016秋冬大片,以玻利維亞壯麗的自然景色以及細膩的人文景觀為background,靈感來自於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那些熱愛冒險的法國Ye-Ye女孩。


暗色調渲染下濃厚的異國情調。




Cienne甚至在玻利維亞當地聘請了200名女工對羊駝毛進行了手工編織,隨後才將這些面料運回紐約加工設計,這種不惜成本的作風,卻也是他們尊重傳統與工藝的一個難能可貴的體現。





Sessùn


一個學習人類學的學生,很大可能會成為一個研究學者或者考古學家,在不斷的發掘探索中尋找興奮點。這位叫Emma François的女生本來也是這樣想的。



直到酷愛旅行的她在一次南美的旅行中,遇見的當地人向她提出了一個請求,能不能把她在幾個文明古國的遊歷記憶與感受,印在他們的織物上?Emma仿佛感受到了一種神秘的召喚,事業轉折點就此產生。當她接觸到這些編織、刺繡、縫制的手工藝者,看他們如何運用傳承下來的規則與技術時,她終於明白了自己要做些什麽。




於是Sessùn就這麽建立了。發展到如今,已經在全球擁有超過800個銷售點,其中兩百多個在法國。


然而Emma旅行的腳步從未停過。相反,這成為了她每季設計的靈感來源。關註每季的流行趨勢固然重要,只有這樣設計師們才能最大限度地貼合顧客的追求,設計出下一季的印刷面料,廓形,cutting等等,但在Emma心中,放在首位考慮的永遠是自己的直覺、在每段旅行中真切的自我感受。


她說:“如果你對自己的所做的事情沒有感覺,那它根本不可能發展得下去。”



Alexandre de Paris


伊麗莎白·泰勒在倫敦拍攝那部著名的電影《埃及艷後》時,不慎感染了重病,她的丈夫艾迪·費舍看著心疼又著急,問她這世上有沒有什麽東西能讓此時此刻的她感覺好一些。於是這位著名的女演員只提出了一個簡單直接的要求:“Bring me Alexandre! (把Alexandre給我帶來!)”



這位Alexandre不是其他人,正是伊麗莎白·泰勒的摯友、讓上世紀社交名流們爭相寵愛的發型藝術師亞歷山大先生(Mr Alexandre de Paris),也正是他,為伊麗莎白·泰勒在《埃及艷後》設計了難以超越的經典發型。


△Alexandre de Paris,1963年的雜誌硬照


△伊麗莎白·泰勒在《埃及艷後》中的造型


模特Marisa Berenson回憶起她在1969年拍過的一組片子,當時她的頭發紮滿了貝殼,坐在撒丁島的岸邊:“這是Alexandre幹的,最了不起的發型師。我們一夥人在淩晨5點,幾乎翻遍了所有餐廳的垃圾筒,才搜集到這些貝殼,然後他把這些都放在了我的頭上!”


△Marisa Berenson shot by Henry Clarke in 1969.


還有更多的例子可以證明這個發型天才在追求美的路上到底有多瘋狂與熱忱,也許也因為這種極致的追求,那些你能想到的,上世紀響當當的icon美人們,恰恰都與他產生過交集:


△奧黛莉·赫本《窈窕淑女》劇照


溫莎公爵夫人將他帶到巴黎,更引薦他結識整個歐洲皇室;奧黛莉·赫本在出演由亞歷山大擔當發型設計的《窈窕淑女》之後,便迫不急待邀請他成為自己的發型師;1961年凡爾賽國宴,亞歷山大更以閃亮鉆石為出訪法國的肯尼迪總統夫人傑奎琳妝點發髻,使她一展巴黎式優雅。


還有摩納哥王妃葛蕾絲·凱莉,法國奧爾良公主黛安娜,希臘皇後費德莉嘉等等,這一連串閃耀的名字,使亞歷山大成為名符其實的“皇家發型師”。


△Alexandre de paris的設計手稿


不僅如此,亞歷山大的超凡技藝也吸引了法國高級時裝品牌的目光,如:Chanel、Yves Saint Laurent、Jean Paul Gaultier、Christian Dior、Givenchy⋯⋯在高訂秀場早已有了超越 40 年之久的合作。


△1983年,Chanel高級定制秀場後臺


亞歷山大先生是一個永遠的傳奇。而他所創立的同名發飾品牌Alexandre de Paris ,或許就是給每一位重視秀發的女孩最美好的禮物 —— 手工打造的“發上珠寶”。


這真的不僅僅是發飾這麽簡單。


就以簡單的一個水鉆鑲嵌步驟來說:需先根據水鉆的大小,形狀及色澤確定精確的排列位置後,藝匠們才精準細致的在每個位置進行鉆孔,再加以手工加熱的方式將水鉆逐顆進行精致鑲嵌。



也正是如此,每一件Alexandre de Paris的作品才能作為一個永久陪伴的摯品,經得起時間的打磨。



△Alexandre de Paris F/W 2016


“Je ne sais quoi ”的女孩們擁有一個變換心情的秘密武器,那就是發飾。她們總能清楚如何將發型打理至effortless chic而永遠不失新鮮感:



△ 7:00AM —— 沐浴晨曦的柔和,從睜開眼睛的一刻起,打開音響播上一曲輕快的音樂,在床上伸展身體片刻;一款芳登抓夾,抓起慵懶柔軟的秀發,煮咖啡,梳妝,更衣... 喚醒一天最佳狀態的,往往就是這些細碎而條理的生活細節。



△ 10:00AM - 06:00PM —— 職場狀態中的“Je ne sais quoi ”女孩,能毫不費力地讓上司或客戶認同自己的提案。並不會局限於黑白灰的幹練裝扮與發型,因為她們知道使一天工作效益最大化的秘訣,是先最大限度地取悅自己。發髻上的一點點小心機,也使她們永遠比別人成功一點點。



△ 7:00 PM —— “Je ne sais quoi ” 女孩是喜歡糖分,而又不會變胖的動物。因為即使再忙,她們也不會拒絕workout,這已然成為她們生活中的固定程式,這是否算是對快樂因子多巴胺的上癮癥?(運動健身會促進身體多巴胺的分泌,使人更易感覺開心愉悅)無論走路,jogging,瑜伽甚至拳擊,Essential系列發箍保證最完美的狀態。



△ 接下來的夜晚,赴一場浪漫的約會,或是趕往一個盛大的派對。Soirée中總少不了舉杯bisous,以及隨樂舞動的身姿,而在燈光下閃耀光澤的發髻珠寶,成為這個浪漫時刻的最佳見證。


有人說,“Je ne sais quoi ”的秘訣來自內心的篤定平靜(inner peace),正如今天介紹的這幾個品牌,雖然故事各有不同,但有一點是共通的,他們都有自己堅守的信念與準則,並且這也成為了獨一無二的標識,推動他們前進的最強大動力。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