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在城邦上绘写诗歌的人,将一场异域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Beauty   |  News  | 

瑪麗黛佳創始人崔曉紅和法國彩妝教父Damien Dufresne的第一次見面,是在法國清晨的一次的普通早餐上。

後來,他們就這樣造了一座城邦,這就是11月7日面世的瑪麗黛佳第7屆越域精神藝術展。

這位在蘇菲·瑪索、伊莎貝爾·於佩爾和法國前第一夫人Carla Bruni臉上都塗畫過的法國彩妝教父,擁有三十多年的專業彩妝背景經驗,與其稱他為彩妝藝術家,瑪麗黛佳更願意稱他是“一位在臉上和身體上繪寫詩歌的人”。

Damien說,這次為瑪麗黛佳創作的妝容造型的靈感來源,並不來自他自己,而是崔曉紅在馬拉喀什的一次旅行,她被這所城市所觸動。

正如曉紅說的:“我們一直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挖掘和重塑那些驚喜時刻,並將它們變得易懂。我們相信,創造與生活的驚喜時刻相遇,才能釋放每個靈感的無限可能。讓生活更有趣,更多樣,更具啟發性。”

 

所以,Damien接下來做的,就是試著去理解她所感受到的,並且嘗試把曉紅的這些觸動用彩妝的語言表述出來。

 

尋找明亮的臉色,因為馬拉喀什是一個陽光非常獨特的城市。

在眼皮上做的圖案,讓人聯想到馬賽克。

臉上和眼皮上的花邊圖案象征當地的(阿位伯式建築的)遮窗格柵。

使用紅色和橘色這些沙漠裏的顏色,以及香料、藏紅花、辣椒的顏色……

使用藍色,摩洛哥出現非常多的顏色。

使用羽毛,象征面紗,但是更加輕盈,更加溫柔和透明。

而最後的大[秀],真正地將一場異域從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藍色為主調的秀場,詮釋了濃濃的摩洛哥風情。而對於瑪麗黛佳而言,“你看到的是摩洛哥,而我看到的是世界”。

舞蹈時配合夢幻般的色彩,你會揣測這是迷離的現實還是虛幻的夢境。

Damien現場在模特臉上“繪寫詩歌”,更進一步將我們帶進異域的世界。Damien在接受采訪時說過:“油彩非常有意思,因為色彩濃厚,材質允許進行疊加,非常激烈。”

最後,秀場下起了一場雪,在雪裏的城邦更加帶著一種神秘而浪漫的色彩。

曉紅和Damien向我們謝幕,就是他們花了15天造了這座“一夜城邦”。

瑪麗黛佳X Damien Dufresne

 

瑪麗黛佳:M

Damien Dufresne:D

 

M:您如何看待瑪麗黛佳這個彩妝品牌?

 

D:對我來說,瑪麗黛佳的產品系列有很強的競爭力,我喜歡產品的質地,底妝和粉底非常出色,粉餅也很出色,顏色大膽而且容易上妝。這是面對所有女性的品牌,包括喜歡淡妝的女性和喜歡精致妝容的女性。瑪麗黛佳對於我這種喜歡實現一些藝術妝容的化妝師來說也非常合適。

 

M:你眼裏的亞洲美是什麽樣的?

 

D:亞洲的美是我所喜歡的美的集合,亞洲女性在羞怯中透露一種神秘感,有所保留,一種不讓自己站在前列的方法,一種謙虛。

 

M:為什麽會選擇做彩妝師這個行業呢?

 

D:我覺得這是天生的,對於我來說是這樣。我覺得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就是成為化妝師,甚至在我知道真的有這個職業之前就這麽想了。我也有一種印象是這個職業來找到了我,而不是我真的選擇了它。這個職業對於我來說,有點像一場相遇,有點像一個愛情故事,它就這麽來了,從此以後再沒有離開我。

 

M:您的創造靈感大多來源於哪裏?生活見聞還是藝術流派?

 

D:我的靈感來自所有地方也來自空無一處,我非常喜歡繪畫、雕塑、建築,我也喜歡在森林裏散步,美是無處不在的,你只需要睜開雙眼,不只是看,而是觀看……所有你碰觸到的都是靈感來源,比如說音樂。創造力是首要的,並且只關乎一個問題:情感。

 

M:您的作品色彩和筆觸凝重,飽含情緒但是又好像有種壓抑的力量,在我看來稍顯陰郁和悲傷。比如斑駁的面部,緊閉的雙眼,這跟我們以往理解的色彩的鮮明、愉悅等有點沖突,請問你是怎麽看待你的這種風格或者藝術表現手法的呢?

 

D:談論自己的工作是非常困難的,我自己並不知道怎麽解釋,從某個角度來說並沒有什麽好解釋的……只是圖像,我的工作是直覺的和本能的,我跟隨我的本能,就是這樣。

我經常說:“我讓我的手說話”,但是我知道我的手只是工具,是我的情感指導我的手。

我拍的照片是從我內心出發的,我只拍我喜歡的。

然後,從我展示這些照片開始,它們就不再屬於我,每個人以他自己的方式去解讀,每個人看到他想看到的,有一些人會受到觸動,有一些人感受淺……

我的快樂是創作……我的欲望是繼續學習,繼續給我自己驚喜……

 

M:您的作品大多是用油彩來打造的,那為什麽會選擇用油彩來表現自己的妝容作品呢?

 

D:油彩非常有意思,因為色彩濃厚,材質允許進行疊加,非常激烈。

 

M:那在妝容打造方面,會如何為亞洲模特打造,關鍵點在哪裏……根據現場一些具體妝容的創造,挖掘關於化妝方法,實現過程,產品使用等的tips。

 

D:沒有關鍵點。每個女人都是不一樣的,每個女人關於化妝的期待是不一樣的,不是只有一種化妝方法,而是很多種。對於我來說,作為化妝師,化一個亞洲女人,高加索女人或者混血,沒有任何區別。對於美的追求是一樣的,完美的氣色,仔細畫過的眉毛,彎曲的睫毛,眼睛或者嘴,或者兩者作為重點……世界上,這種對美的追求本身是一樣的。

 

M:現在不止時尚界很多領域都在流行跨界合作,您對越域精神是怎麽理解的?

 

D:我不是很確定我理解了你的問題,但是如果我的理解沒錯的話,我想你提到的是一些跨越自身活動範圍的人,他們走的更遠,不局限於某個界限。我們當然說的不是兩個國家之間的界限,而是虛擬的界限,別人設定的邊界。最後,有些人滿足於他們做的,而有一些人希望能夠走的更遠,更遠。也許這也是創造力,永遠不會滿足,永遠有希冀。具有創造力,也許是一種超越的願望。在我這裏,我的印象是在我工作的進程中,我沒有決定任何,而是事物本身來到我這裏,一點點的,就是說我工作的變化是自己完成的……這也是瑪麗黛佳,並不局限於制作和出售化妝品,而是把化妝視為一種生活的藝術。

 

當然,這一次瑪麗黛佳越域精神藝術展的背後除了藝術指導Damien,還有發型師Christophe Gaillet、導演王歡、藝術家George Redhawk的努力。最功不可沒的,當然是瑪麗黛佳創始人崔曉紅。

 

對於這次瑪麗黛佳越域精神藝術展,曉紅是這麽說的:“我們一直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挖掘和重塑那些驚喜時刻,並將它們變得易懂。我們相信,創造與生活的驚喜時刻相遇,才能釋放每個靈感的無限可能。讓生活更有趣,更多樣,更具啟發性。”

 

所以,這座城處處都是驚喜。

 

白城

白色是寧靜與包容萬物的智慧。有棱角的正方形裝置,像是自由存在著邊界,在牢籠之處,只有光才可以穿透有形世界。

來自摩洛哥的建築紋樣,充斥幾何智慧的圖紋,穿透方形裝置,在虛實的光影中,漫步白城,走過時間與智慧的秘密。

 

藍城

藍色是深邃,藍色是極致的純凈。這裏是一個關於此時此刻的迷宮,行走著,迷失著,漫無目的,卻勇往直前,每一個絕境之地,都將領略人生新的風景。

舍夫沙萬的藍,是摩洛哥人們對色彩與精神結合最崇高的城市巨作。遷移一座城邦的色彩靈魂。穿過藍城,穿過內心向往的自由之路。

 

市集廣場的海娜

城市的狂歡,人們畫上屬於城市的圖騰,這是一片快樂的土地。鼓聲是身體內最動聽的律動。熱情,自由。令人駐足。

紅城

有多少人,沙漠就有多少種顏色。貧瘠荒蕪的茫茫戈壁,以為一望無垠,卻在不經意處遇見綠洲。

撒哈拉沙漠帶著文人筆下的浪漫另無數人心生向往。我們將紅色沙漠帶回城邦。

這是撒哈拉,這是只屬於你的撒哈拉。行走紅城,帶著經驗,遇見驚艷。

 

音樂盤子

這裏有許多來自摩洛哥街頭的盤子,小小器物,承載著人們對利用色彩對生活的熱愛。

它們在此刻抓住我們的眼睛,而在耳邊卻響起了異國的音符。似乎它們因我們而發光,又因我們而發出聲響。我們總是走的太快。穿梭音樂盤子,喚醒我們沉睡許久的感官之魂。

 

彩粉空間

最直接的色彩,最直接的表達。在彩粉區,我們只運用色彩構建情緒之流。

色彩,是我們唯一的語言;色彩,讓我們不止只有一種語言。融入彩粉區,是你與色彩交匯之處的精彩。

主街

Damien房間

瑪麗黛佳房間

對於曉紅來說,“你看到的是彩妝,我看到的是穿越世界的美”。

 

“我要表達什麽”到“我要帶給你什麽”,在這樣兩句簡單的短語中,瑪麗黛佳藝術展經歷了六年的印證與思索。

當有限的色彩被不同人所理解後就會變成無限的表達。而我們與色彩的相遇,絕不僅僅停留在色彩本身,或者此時此刻。我們更像是以一種倒敘的方法,通過去看世界的美,而返回到當下,從而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忘記色彩,去觸碰那些城市的質感與溫度,最終又以色彩的方式進行表達。

這是一種僅憑直覺的轉換。但非常確定。

面對-瑪麗黛佳第6屆越域精神藝術展

無感之上-瑪麗黛佳第5屆時尚跨界藝術展

寓言-瑪麗黛佳第4屆時尚跨界藝術展

瑪麗黛佳第3屆時尚跨界藝術展

瑪麗黛佳的這些藝術展,真正地在告訴我們“看見的,感受的,我們如何在此時,此地通過色彩傳達?”這個問題的答案。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