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另一種自由。

Fashion   |  Feature  | 

吳亦凡從沒把自己當做偶像,他說他只是個本分工作的歌手和演員,工作目前就是他的一切。他像海綿一樣吸收,也像海綿一樣“擠壓”自己,在看似的種種不自由中自得其樂,盡最大可能實現對人生的掌控。

吳亦凡:就要玩點新的。
橫須賀刺繡襯衫 Human Made from STORE by NIGO® @YOHO! 有貨
藏藍色闊腿褲 Acne Studios
圍巾 Ground Zero
墨鏡、紅色高領內搭均為編輯私物

上午10點半,上海某五星酒店停車場。三四十個年輕的男孩女孩們整齊地排列在一輛奔馳車對面。他們大多不到二十歲,舉著手機或胸前掛著相機,興奮地向安全通道張望著。悶熱的地下室空氣中暗藏著一種緊繃感,蓄勢待發。

突然間,幾個女孩尖叫起來,但依然有秩序地站著—想象中一擁而上的場面並沒發生。吳亦凡來了。白衣黑褲,黑色毛線帽、黑色墨鏡,簡單有型。“毛線帽熱不熱啊?”有女孩大聲問。“不熱。”吳亦凡禮貌地回答。簡單交談後,他打開了車門:“走了啊。拜拜。”對面齊刷刷向他揮手告別,戀戀不舍。

上車後,吳亦凡摘下墨鏡,素顏的臉上帶著倦意。昨天工作了一天,淩晨兩點才收工。今天,依舊是全天“奉獻”的節奏。“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一直都這麽忙,習慣,也不習慣,工作嘛,就是痛並快樂著。”


有人替吳亦凡算了一筆“賬——截至去年年底,回國工作的兩年零三個月里,他一共拍了9部電影,唱了5首歌,接了20家品牌合作,拍了15本雜誌封面。除此之外,他還創造了數個“第一”的記錄——亞洲首位受品牌邀請於倫敦時裝周走秀並領銜謝幕的男藝人、第一個出現在NBA全明星名人賽賽場上的中國面孔,以及13次各領域榮譽的第一人,人氣指數和辛苦程度可想而知。2016年剛過半,他已經完成了3部電影的拍攝,其中兩部還是好萊塢大制作——範·迪塞爾(Vin Diesel)主演的《極限特工3:終極回歸》(xXx: The Return of Xander Cage)和呂克·貝松(Luc Besson)執導的《星際特工:千星之城》(Valé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 Planets)。

進《極限特工》劇組的第一天,吳亦凡很緊張:“首先,這個戲全是英文台詞,雖然語言沒問題,但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其次,第一場就是群戲,現場很多人,而且直接和範·迪塞爾搭戲,他還不斷給我加台詞。我完全體驗到了什麼叫‘鴨梨山大’”。但很快,他便和劇組的人員打成了一片。導演D.J. 卡盧索(D.J. Caruso)在Twitter 頻繁曬出吳亦凡的帥照,呂克·貝松還親自為他在《星際特工》里的造型添加了兩顆星星紐扣,並調侃說“這是對你好好學習的獎勵”。

黑色外套、針織圍巾均為Chanel
黑色高領內搭編輯私物

有業內人士曾指出,在“鮮肉橫行”的內地娛樂圈,想要保值並脫穎而出,一靠好作品,二靠好人緣。顯然,吳亦凡一樣都不缺。從電影處女座《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開始,吳亦凡“收割”了一系列名導:徐靜蕾、管虎、馮小剛、周星馳、徐克……個個對他青睞有加。去年生日,“半個娛樂圈”都送來了祝福。他說他只是從工作中領悟到了一個對自己很受用的道理:“要把劇組當做自己的家,為自己創造舒適的工作環境。在放松的狀態下工作,才是最出效果的。”

和吳亦凡工作過的人,都對他的禮貌和敬業留下深刻印象。當天拍攝的影棚距離市區約有40分鐘的車程,過了快半小時,坐在副駕的助手才默默提出吳亦凡還沒吃早飯,能不能邊吃邊聊。大明星的早餐長什麼樣?只是路邊便利店最普通的香腸面包。啃了沒一會兒,吳亦凡突然指著一輛飛馳而過的貨車,露出稚氣的神色:“哇哦,‘白胡椒肉骨面’,看上去不錯耶。”

白色長袖內搭 Rick Owens from I.T
黑色T 恤 Hood by Air from YOHO!有貨
紅色連帽馬甲、外套、黑色中褲
均為Feng Chen Wang
襪子 KTZ from YOHO!有貨

到達影棚後,化妝、造型、拍攝、采訪,一系列工作緊鑼密鼓地展開。我們瞟了一眼時間安排,結束時間寫的是午夜十二點。在現場,吳亦凡話不多,拍完一套立即換下一套,擺起pose 來得心應手,眼神犀利。導演管虎曾誇吳亦凡“骨子里有很桀驁不馴、不羈的一面”。“這個東西,應該是天生的。小時候就這樣,莫名的優越感,哈哈。”吳亦凡笑著說,“也可能是因為西方的教育方式,還有,要歸功於天蠍座——神秘、高冷。”

不工作的時候——雖然這樣的時間少得可憐,他喜歡打遊戲、打籃球,或只是在家宅著。想看自己的電影,也沒法像普通人一樣跑去影院,“會和幾個朋友包場看”。生活中暫時給不了的自由,他努力從工作中實現。在《西遊伏妖篇》里演唐僧,第一次剃了光頭。當時他的團隊挺糾結,建議他戴假頭套。“那肯定不行,必須真剃。”吳亦凡說。好長一段時間,他出席活動都得戴著帽子。“你會碰到很多人和你說‘這個不一定好’、‘那個又怎麽了’。當你開始聽他們的時候,就沒有自己的個性了。我是一個很堅持自我的人。當我認定這個是對的,就一定會去做這件事。大家也會慢慢習慣我這種工作方式。”

不隨波逐流,吳亦凡只接自己感興趣的工作。“沒挑戰,這事兒就沒意思了,我就不做了。”演小飛(《老炮兒》),是因為沒體驗過富二代的浮誇生活;接下《爵跡》,是因為拍攝方式非常特殊,“大量後期,片場沒有實物,全憑自己想象,很考驗演員”;演唐僧,“角色和之前的版本很不同,非常值得期待”。

皮草外套 Loewe
髮帶、紅色高領內搭均為編輯私物

日本電影導演是枝裕和曾說過:“創作者並非世界的掌控者,而是先死心塌地接受世界存在著種種不自由的前提,再把這種不自由當作‘有趣’的因素。”在工作中,吳亦凡自得其樂地吸收著各種新鮮元素。“我喜歡受廣泛熏陶,只要覺得有興趣,都願意去學習、了解。”和呂克·貝松拍戲,他見識到了一種全新的拍攝方式:“每天都是提早收工,效率奇高,還能拍出兩三個不在計劃中的鏡頭。就是這麽誇張。”這引起了他的極大興趣。吳亦凡發現,在現場,呂導既導演,又做攝影。“我就琢磨,只是呂導這樣,還是說在法國都這樣?他們告訴我,這在法國很普遍。太厲害了。”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為這樣厲害的藝術家:“你的每一件作品都會是一件藝術品,是有創新、有意義的東西,多有意思。”“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偶像,也不想當偶像。偶像很不好當,要給人做榜樣的,我只想給喜歡我的朋友帶去好的作品、正面的能量。我就是一個本分工作的歌手、演員,除了工作以外,啥事都進不到腦子里。我只在乎自己的作品。”

最近,讓他很開心的一件事,是外界對於他主演的電影《夏有喬木雅望天堂》的認可。“大意是‘眼神穩、狠、準’——呵呵,自己說出來怎麽這麽奇怪?另外一句是‘高顏值又有演技,是非常可怕,現在最可怕的就來了’。就很開心。雖然我並不這麽認為啦。”不論是唱歌、演戲還是穿衣,能隨自己的心意並得到觀眾的認可,他就覺得很有成就感,一切辛苦都值了。

那天,又是快淩晨三點才收工。

Q&A 冷酷背後

吳亦凡=W YOHO!GIRL=Y

Y:意識到自己有多紅了嗎?

W:還好吧。紅不紅也不是我說了算。大家覺得紅就紅,不紅就不紅。

Y:現在回頭看第一部作品《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覺得成長和進步大嗎?

W:那時候真的是一無所知。那是我第一部電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進到片場,我連什麼是機位、借個位都不知道。你這麽說我倒挺想再看一遍的,感受一下青澀的自己。畢竟這樣的自己只有一次,哈哈。

Y:會看自己演的片子?看的時候會想什麼?挑自己毛病?

W:肯定會啊。 把自己放到一個普通觀眾的位置,以最客觀的角度去看整個片子,打打分。

Y:你覺得演技需要如何去提升?

W:時間、歷練、沉澱。好的演員不是靠學出來的,而是靠體驗生活體驗出來的。我喜歡原生態的表演,也是目前為止很多導演希望我保持的。

Y:哪個角色覺得演得特別過癮?

W:小飛、唐僧。唐僧目前不能透露太多。我很喜歡小飛的那種感覺,在現實中又不能體會到。當時接到劇本時,我就說,這片子我能演好。

Y:合作了這麽多有名的導演, 什麼感覺?

W:現在想起來,就和做夢一樣。小時候看星爺電影長大的,哪能想到這輩子還有機會和他一起拍電影啊。人生就是這樣。有些事發生太快,來不及消化就發生了。這種時候,就覺得自己無比幸運。

Y:對好萊塢有什麼計劃?

W:沒什麼計劃,順其自然吧,看緣分。 這兩部戲都是我覺得有意思才去拍的,而不是為了所謂的“進軍好萊塢”。

Y:接下來想嘗試什麼類型的角色?

W:接下來估計要演變態了吧。

Y:你這麽愛挑戰,萬一失敗了怎麽辦?

W:這有什麼的啊?我不知道你怎麽定義失敗,我認為只要努力過、挑戰過,就沒有失敗這一說。只要在這個行業里,無論做什麼,都有喜歡你的人或者不喜歡你的人。

Y:什麼時候出新歌?

W:馬上就要做音樂。演戲、唱歌,挺難平衡的。因為人在專注於一件事的時候,其他事不是沒時間,就是沒精力。我現在想要更專注在音樂上。

Y:覺得自己性格是外向還是內向?

W:我之前很外向很外向,有好也有壞。現在一半(外向)一半(內向)吧。內向是好的,內向是給自己的一層保護色。

Y:你在選擇代言的時候都有這什麼樣子的標準?

W:在選擇代言的時候我首先會去考慮代言產品本身的調性是什麼樣子的,比如說榮耀手機它就是一個不斷追求創新的品牌理念,YOHO也是一樣的,不斷地超越和創新。這點上和我自己本人的想法和追求的狀態也是一樣的。

Y:你搞笑嗎?

W: 冷幽默。跟你說,冷!到!不!行!。我冷起來,那真的是……但是我最後也讓你笑出來,這是我厲害的地方。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關注我們

分享: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